首页 >> 坑爹的一妻多夫
**duang~~绝世清纯美女自拍来了~

正文 吊着胃口

   正文 吊着胃口
    “哥哥,你这是在告诉月娘那个梦是真的吗?”声音里还有喘息的娇吟,佟月娘的一句话让佟一齐立马回到了现实。

    急急的松开,佟一齐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手,竟然……竟然再一次侵犯了自己的妹妹。

    如果那次他还可以把责任归到月娘喝醉上,那这一次呢,这一次自己明明可以推开的,自己明明可以抬脚走人的,可自己做了什么,自己再一次吻了她。

    佟一齐满心的自责和罪恶,可在这自责罪恶里,他竟然有种庆幸,庆幸是自己吻了月娘。

    “我喜欢被哥哥吻。”佟月娘走到佟一齐面前,双手轻轻的握住他的手,坏心的继续添油加醋,可表情却一派纯真“以前我就很羡慕大姐能和哥哥玩在一块,喜欢看哥哥宠溺的对着大姐笑,喜欢看哥哥勇敢的挡在大姐面前替她维护。以前我就很想很想,哥哥也能这样对我。后来……长大了,哥哥娶了嫂嫂,哥哥会很温柔的握着嫂嫂的手,哥哥会很体贴的给嫂嫂撑伞,这一切我都很想要,我常常想要是我是嫂嫂该多好,那么哥哥的温柔哥哥的体贴就全是我的了。后来嬷嬷说只要我嫁人了我夫婿也会对我这样,那时我好高兴。可是嫁人后才知道,不管那个人对我有多好,他都不是哥哥,我只想要哥哥的好。”

    “月娘,你……”佟一齐瞪大了眼睛,对于月娘这番惊世骇俗的话,他不仅不觉的不妥反而竟然闪过丝丝的甜蜜。月娘原来那么早就喜欢自己的这一发现,让他的心仿佛飞起来般觉得飘乎乎的。

    佟月娘在佟一齐的注视下,脸慢慢的娇羞了起来:“哥哥,不要不理我,别人都以为我为被夫家休而伤心,其实恰恰相反,我很高兴,从来没有这么高兴,因为我又可以天天看到哥哥了。”

    佟一齐被那模样弄的心痒痒的,抽出双手主动的搂住她的腰身,头贴近她的脖颈间,故意呵气道:“你说你很高兴可以天天看到我,那为什么被休回来的这两月,你却都呆在院子半步不迈。”

    佟月娘手指轻轻的在他胸口绕着:“那还不是因为怕太高兴被人发现月娘对哥哥的心思,才故意窝在院子里不走出去,可不想哥哥心里一点都没月娘,连一次都没来看我。还不是我眼巴巴想的紧,故意拿着绣样去找嫂子,这才见了你一面。”

    佟一齐被她绕的浑身战栗,脑海里不断回想着月娘刚才的诱人模样,身体不由的贴紧她的娇。。躯,让那早已硬如钢铁的物件磨蹭着她的小腹。

    “你真的这么喜欢我?”

    月娘重重的点头:“月娘真的很喜欢哥哥。”

    “喜欢到什么都愿意给我吗?”

    月娘心里鄙夷了一下,男人都他妹的不是好货,不过面上却依旧装着心如白镜:“只要月娘有的,都愿意给哥哥。”明完志后,月娘又装着纯真般问道:“哥哥你想要月娘什么东西给你呢?”

    佟一齐听到这话,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都这样了还用问吗?因此眼神带着怀疑看向自己的妹妹,想着对方是不是故意装傻玩自己。

    可当他触及到月娘那双纯真的仿如不谙世事的眼睛时,心猛的震了一下,这眼神纯真的让人起不了一丝亵渎的心。

    可已经做过人妇的月娘又怎么会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呢,佟一起满心疑惑的开口:“月娘不知道我要的是什么吗?”

    月娘摇摇头一副我不欺你的表情:“月娘不知道,哥哥你说嘛。”

    佟一齐张了张嘴,想要她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不知道怎么的他就没办法面对这双眼睛说出这种龌龊的事情,尽管之前他和她还在亲密的拥吻。

    “哥?”月娘眨了眨眼,不解的问。

    “没事,哥哥现在还不知道,等以后哥哥知道了再告诉你。”佟一齐说完后,就在心里暗暗唾弃自己的道貌岸然。

    “好,反正以后可以常常看到哥哥,哥哥随时可以跟月娘要的。”这句似是而非的话,差点让佟一齐脱口而出说我现在就要你,好在一贯来的理智在紧要关头及时刹住嘴。

    那天的午饭吃了足足一个时辰,若不是最后翡翠一直催再不回去就太晚的话,估计那个像刚恋爱的佟一齐还不肯放人。

    之前怎么没发现佟一齐是这么粘人的一个人呢,回去的路上佟月娘一直想不明白这个问题。

    一回到院子里,翡翠就憋不住八卦的心问了起来:“姑娘,你吃饭的时候跟大少爷说了什么,为什么回来的时候他对你那么好,还特意叫了轿子让你坐回来,以前他对主子可都是淡淡的。”

    佟月娘靠在榻上,懒洋洋道:“有什么的,不就是哭着跟他说了一番我嫁人后的苦处,被休后的伤心。他是我哥嘛,再怎么不是一个娘肚子里出来的,那也有半个血缘,总能怜惜我这个苦难妹子一二的。”

    翡翠歪着脑袋想了一会道:“那也是,要是姑娘这样了,大少爷还不怜惜姑娘一番,那这个大哥做的还真是冷血了。”

    佟月娘嗯了一声,便不再说话,今天她实在累了,从来没想到勾引一个人也是如此劳力的一件事情啊。

    不过效果不错,虽然现在佟一齐迷恋上的是自己的身体,但自己相信在不远的将来一定能让他爱上。因为不相信也不行,自己只有这么一个选择。

    哎……这坑爹的游戏啊,出去后我一定要把你弄个稀巴烂。

    ………………………………………………

    “姨娘坐。”佟月娘招呼着今早忽然过来的周姨娘,也就是这身子的亲娘。

    周姨娘年近四十,常年富裕的生活让她看起来比实际年轻十几岁,加上本身底子好,自有一股媚态,不过此时面对佟月娘时,倒是一副真真的慈母样。

    “你这可都还好。”

    佟月娘笑着回道:“一切都好,嫂嫂当家,月银俸例什么的也没人克扣,姨娘怎样,我听着下人说这些日子爹爹都住在李姨娘那边,可有人拿脸子给姨娘看.”

    周姨娘听着一脸欣慰的拍了拍佟月娘的手:“你这孩子,自己都这样了还担心我,你放心我都这把岁数了又有你这么大的女儿,对这些争宠的心也淡了,我只盼着过着时候等着被休的风声消去后,老爷能为你折门好夫婿,定不能跟那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一样,借着咱们佟家的势赚了些钱就把你踢了。”

    佟月娘微笑的脸僵了僵:“折婿?姨娘,我这身子还能嫁人吗?哪个人家会要不能生育的女人。”

    周姨娘听着这,脸色暗淡了许多,不过随即又强颜笑到:“说什么胡话,二小姐长的这么好,哪里会没人要,不能生怎么了,咱们找一些有了孩子的鳏夫不就成了。”

    佟月娘嘴角抽了抽,自己这啥命,不管在现实还是在游戏,咋都是嫁二婚的命。

    周姨娘没听到佟月娘的声音,以为她心里担心未来的夫家,便赶紧宽心道:“你也不要太担心,咱们佟家就这么大小姐和二小姐两个闺女,老爷怎么也得护着一些,这人选方面定是会多多留意,到时姨娘也托人帮着找找,务必会选个合你心意的。”

    佟月娘苦笑的看着周姨娘没有说话,当后妈的哪有啥合心的。而且自己现在烦恼的不是未来夫婿好不好,而是自己嫁人后这游戏任务怎么办。

    这婆家可没娘家自由,而且丈夫天天看着,上哪去勾引别人啊。

    不能勾引就没办法让那些男人爱上自己,自己也得永生永世困在这里,想想都得疯。

    “姨娘,这事不急,我这才被休回家,若这么急急嫁人,还不知道外面怎么传我呢,怎么也得过个一年半载,三年五载啥的再说人家才好。”

    不想周姨娘听了这话脸色猛的一变,抬手摸了摸佟月娘的额头一脸古怪道:“你这孩子说啥傻话,哪能在家呆这么些年,到时外人以为你守节不嫁可咋办,难不成你真要孤老一辈子啊。这改嫁就得快,趁着现在还年轻多挑一下,要是年岁越拖越大,加上又是被休的原因,那时怕真是没啥好婆家可以让人选了。”

    佟月娘呵呵两声,心里暗腹人家只是来完成任务,又不是真要生活一辈子,管她以后嫁不嫁的出去,反正等自己回去后这里也只是个游戏界面,怎么做还不是看操控游戏的人。

    “姨娘,我知道你替我担心,可是我这刚被休,心里还难受着,对这写婆家夫婿的心里还发杵,你要是现在给我说个人家,没准我过去几天又被休回家,到时只怕爹爹都不让我进门了。”

    周姨娘本来还想再劝解劝解,可看到女儿一脸小心忐忑的模样,心就软了下来,拉着她的手直叹气:“哎,你就是苦命的,投生到我的肚子里,从小矮别人一等,做啥说啥都压着自己的性子,小心翼翼的模样哪有当小姐的威风,好不容易嫁人做了嫡妻,却不想又碰到这样的事情,哎……都是姨娘不好,没福带给你。”

    说实话,一直以来佟月娘对着游戏里的人物是一点感情都没有,除了几个任务的男人,这些边边角角的人物一直看作是配角,可有可无按着既定的剧情去演就行。可现在当周姨娘拉着她的手,说着说着落泪的时候,她才发现原来这些人对自己确实真心实意的,在他们眼里自己可不是什么可有可无的配角,而是他们生命里关心在乎的那个。

    佟月娘反握住周易娘的手,第一次发自内心道:“姨娘,你不要这么说,你生下我,让我在这个时间存活那就是最大的福气了。”

    是的,不管处境是怎样,一个孩子被母亲生下并养大那就是他这辈子最大的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