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坑爹的一妻多夫
**duang~~绝世清纯美女自拍来了~

正文 给我不?

   正文 给我不?
    周姨娘是红着眼睛离开,被感动的,临走时还塞给佟月娘一张两百两的银票,是她的私房。说是佟月娘现在虽有月银,可有碰到人情往来,仆役打赏什么,这一点月银就不够看了。

    虽然佟月娘觉得自己应该不会和别家小姐有什么往来,但是想到那几个不靠谱的任务男人,还是觉得身边有点钱为好,万一有个机会去个京城啥的,总的需要点路费。

    因此佟月娘也没多推辞的接了下来。

    翡翠在周姨娘离开后,拿着佟月娘交给她保管的银票一脸艳羡道:“周易娘对姑娘可真好,姑娘回来这么久,就周易娘常常让人送些东西过来,这会又给姑娘这两百两银子,可见这亲娘就是不一样。”

    佟月娘笑笑:“你这不是废话,你若有嫡子庶子,你偏心哪个?”

    翡翠脸噌的红了一下,恼了一眼佟月娘:“姑娘就爱开玩笑,我这样身份的人哪能嫁到大户人家,平头百姓都算是不错的了,还嫡子庶子,有个孩子就是大福了。”刚说完就一脸懊恼的偷瞄主子,自己这笨嘴,说什么有个孩子就是大福,这不正好说主子是个没福的。想到这,翡翠砰的跪了下去,磕头请起了罪。

    佟月娘开始还没反应过来,见翡翠跪下磕头直说自己该死说错话,才从她刚才那段话里回过味,哑然失笑一番,她不是原主本身还真没什么感觉。

    只是这规矩却不能乱,翡翠这话确实说的有些过了,若是原主此时怕是心里一阵难过了。

    “既然知错,那我也就不打你嘴巴,只是这月的月银却是要扣的,你可服气。”

    翡翠为自己跟了个仁慈的主子而心中生喜,在地上磕了个头后道:“奴婢谢主子的大恩。”

    佟月娘摆摆手:“行了,我这现在也没事,你也不用在跟前伺候了,回去吧。”

    翡翠起身低着头边道边躬身退下:“是,奴婢这就告退。”

    佟月娘每天的生活很单调,天亮起床熄灯睡觉,加上她每天都在想什么时候能回去,因此和那些穿越小说里安心呆在异世的女主又不同,没耐心练字看书啥的,总觉得自己要回去,没兴趣弄这些枯燥的东西。

    可是不弄这些枯燥的东西,日子却显得越发的枯燥了,这不屋子里一没人,她也不知道能干嘛,干脆呈大字的躺在床上,嗯嗯啊啊的挺尸。

    不过要说她没挂心的事情那也不对,至少目前她最揪心的就是这佟一齐到底啥心态,明明那次酒楼处的心生荡漾,对自己也是各种殷勤,可咋至从回到府里后,就一点动静都没。佟月娘当初还想着,这家伙怎么也得弄个丫鬟给自己递递消息啥来的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可不想连个屁影子都没,不要说丫鬟递消息,就是往她院子里送点东西表示表示都没。真奶奶的,不会跟自己一样,面上一套心里一套耍着玩吧。

    心烦的揪了揪头发,也是担心这个原因,这几天她愣是没出院门一步,以前还为着在院子里和佟一齐来个偶遇,一天定时的出去晃个几圈,这会干脆在屋里宅着,心里想着我就跟你耗着,看谁先熬不住。

    按常规来说,一个男人在那个时候都那样想要你却没有得到,回去后必定是万般想念,这无关情爱,只关人性。可佟一齐不但没有做出一点表示,反而像水过无痕般一点波浪都不起,要不是真不懂,要不是就在隐忍。

    而佟一齐都娶妻生子这么多年,小妾也有好几个,说不懂那是屁。

    那剩下的就是故意在隐忍。

    而为什么隐忍,这理由就值得思考。

    一,被妻子发现端倪,不敢行动。

    这点可以立马否定,因为前天容氏还让人送来一些新鲜的瓜果,说是她庄子上的人送来的。

    二、伦理观念回来了。

    这点佟月娘不敢马上否定,可是按照在酒楼对方问自己真的什么都愿意给的话,佟月娘有权利相信,这个佟一齐毕竟不是道德模范,至少在她的引诱下已经不是了。

    那么就是第三点、故意在试探和观察自己。

    对于一个能掌管这么大家业的人来说,洞察力和疑心什么的是不可少的。自己那一番表白虽然说的有理有据神情并茂,可是激情冷却后回去后结合往年的自己,怕是多少会有些怀疑。说不定佟一齐还在心里以为自己是不是带着什么阴谋来陷害谋害他呢,毕竟**的罪名可不好,堪比通奸罪啊。

    想到这佟洁就扑哧的笑了,所以啊人还是简单点好,要是笨的人这会早来吃自己这块小嫩肉了。

    也不知道自己这招按兵不动有没有消除对方对自己的怀疑,自己说的是从小就仰慕,那么应该是习惯了在暗处看着他想着他,他这么几天没动静,自己应该是患得患失,暗自焦急,而不是火急火燎的上赶着去献殷勤。

    佟月娘抱着枕头,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至从来这里后以前总想着工作的脑瓜子,这会全拿来想着些你侬我侬的小计量,也不知道这职场和情场是不是一个套路。

    自己这些计策到底有没有用啊。

    望天,佟月娘眨巴眨巴的看着床顶,心里默念,你快来你快来,你快来吧……

    “奴婢见过大少爷。”门口的传来了丫鬟惊讶的问安声。

    佟月娘噌的从床上坐了起来,表情是还没来的收回的讶异。

    “嗯,月娘在屋里吗?”佟一齐的声音平淡无波,正常的就像普通的哥哥妹妹般。

    佟月娘瘪瘪嘴,这就是个绝佳的衣冠禽兽,瞧着正人君子的做派。

    “回大少爷,二小姐在屋里,奴婢这就给您带路。”小丫鬟恭敬的回道。

    这时候屋里的佟月娘立马跳下床,蹭蹭跑到耳房的屏风后,开始手忙脚乱的脱衣服。

    佟一齐摆了摆手拒绝道:“不用了,我找月娘说些事情,你也不用在这守着,自去吧。”

    丫鬟微微讶异了下,不过主子最大,当下恭敬的福身告退。

    佟一齐在丫鬟走后,表情总算有了点点不一样,微微深呼一口气后抬手推开大门。

    屋子是分堂间,暖阁,和里间三部分。

    佟一齐走进堂间,清咳了一声却发现没有人出来迎接,面色有些不解的皱了皱眉,随后又抬脚往里间的拱门走近几步,甚至故意把步子迈的重了几分。

    耳房的屏风后,佟月娘屏气凝神的听着越来越近的脚步声,终于佟一齐要出声的时候抢先开口:“是翡翠来了吗?快去柜子里拿套干净的衣衫,我刚才喝茶不小心打翻了茶水弄湿了衣服。”

    佟一齐听到声音的时候,做贼心虚般的猛的打住脚,可当佟月娘那带着软软的声音说完的时候,心就像被击鼓了般火热的跳了起来,脑子里只有一个意识,月娘在换衣服,月娘在换衣服……

    人在某些时候真是冲动型的动物,佟一齐在还没考虑要不要这样做的时候,腿已经自动的到了屏风后。

    只见佟月娘鬓角微乱,一手掩着嘴巴,一手揪着大红肚兜的领子,可单薄的肚兜根本无法遮挡那饱满的双峰,那诱人的凸点毫无遮蔽的呈现在肚兜下,下身却是不着寸缕。

    “大哥,怎么是你。”佟月娘一脸惊讶,眼神是又羞又急,手忙脚乱的想去找衣服遮蔽,可不想手一松开,那本就解了带子的肚兜就那么华丽丽的掉了下来。

    “啊——”佟月娘羞的整个人缩了起来,腰身半弯,双腿夹紧,脸上绯红一片:“大哥不要看,羞死人了。”

    本就被眼前美景而看的目瞪口呆的佟一齐,听到这娇媚如丝的声音,哪还有一分理智可言,抬脚往前一跨一把搂住赤。。裸着身体的月娘,眼里燃烧着火焰,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声音嘶哑道:“月娘,你可真美。”

    佟月娘脸色通红,睁大着大眼,满是不安的摇头:“哥,你先让我穿衣服,这太羞人了。”

    佟一齐像是没听到般,伸手捏住佟月娘的下巴,迫使她那满脸羞红的俏脸对上他的眼:“哥哥现在想看月娘不穿衣服的样子,月娘愿意给哥哥吗?”

    佟月娘似愣住了般,又似羞极了般,一双大眼无比清澈的看着佟一齐:“哥哥真的喜欢月娘不穿衣服的样子吗?”

    佟月娘这模样不愧是心制定出来的,只这么一眼就让佟一齐的心头火气,身下的长枪已经坚硬如铁。

    “喜欢,哥哥不仅喜欢还很爱,月娘愿意给哥哥看给哥哥摸吗?”佟一齐看着妩媚之极却又清纯万分的月娘,恨不得现在就把她放倒压上去,可想到对方毕竟是自己的妹妹,若万一不愿意喊了起来那岂不糟了。虽然此时的月娘早已身子酥软的靠在自己身上,眼里更是柔情似水的看着自己。

    月娘感受着佟一齐不停在自己腰间后背游走的手,感觉到火候差不多了,才佯装羞怯的把脸埋进佟一齐的胸口,轻轻的点了点头:“嗯……月娘愿意,只要哥哥喜欢月娘都愿意给哥哥。”

    佟一齐听到这话,心中的火更是旺了,大手用力一紧,顺着嫩滑的肌肤一路摸到了她的双峰,使劲的揉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