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豪门婚色之宠妻入骨
**duang~~绝世清纯美女自拍来了~

第三章 遭羞辱,要回家!

       “凌,楚,乔,”路小溪一字一句地咬牙喊出眼前男人的名字,她这一辈子算是完蛋了,莫名其妙地结了婚,而且老公喜欢的是男人。

    “你电话响了,”凌楚乔若无其事地指了指她的口袋,路小溪气得头昏脑涨,拿出手机看到了‘方天琪’三个字。

    挂掉!

    随后,‘叮咚’一声,讯息来了。

    方天琪:小溪,你在哪里?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和你说,就在会所不远处的咖啡厅了,不见不散!!!!

    “你前男友约你见面?”身材欣长的凌楚乔想看到讯息的内容并不困难,调整一个姿势就行了。

    “要你管!”路小溪放好手机,心想要不要赴约,方天琪前些天的确说是有重要的事情等路老爷子退休后告诉她的,不知道会是什么事情。

    回到车上,凌楚乔发动车子后却没有马上离开,靠着窗边点了一支烟,夹着眉头一口口地吸着,迷乱的烟雾慢慢地散了开来。

    路小溪疑惑地望着他几乎完美的侧脸,那带着一丝丝阴郁的神色,莫名地让她心头一紧。

    许是凌楚乔发觉她盯着自己,便猛然回头,看见路小溪紧张地掩饰自己的失态,随后听她说道,“去……咖啡厅。”

    我去,她怎么觉得自己心虚了呢。

    凌楚乔用另外一只手捏灭了烟头,发动车子,疯了似地,狂奔起来,不一会儿,两人就到了咖啡厅。

    看到路小溪之后,方天琪兴奋地招手,等凌楚乔引入眼帘的时候,他悻悻然地坐了下去。

    “找我什么事儿?”路小溪坐在了方天琪的对面,眼睛和心境怎么会这么同步呢,讨厌一个人的时候,觉得他长得也是那么的丑陋无比。

    “小溪,”方天琪伸手要握路小溪的手,可是被她凌厉的眼神给逼退了,“你刚刚去了哪里?我找你找得急死了。”

    “有话快说,我没那么多闲工夫听你在这里恶心我。”路小溪说完,环视了一周,怎么路小恵没有跟过来吗?这可真是奇怪了,难道就不怕方天琪再来找自己吗?

    没看到路小恵,倒是看到了一对‘璧人’,凌楚乔正在和之前那个琴师谈笑风生,而他的目光也时不时地投向路小溪,这一望,两人四目相对,随后又都移开了。

    两人聊得这么高兴,莫非是不用担心情人吃醋了?

    不知道凌楚乔和琴师说了什么,他转身朝路小溪点了点头,她便回以了一个甜美的笑容,看得凌楚乔立刻拉下了脸。

    瞧瞧,这就吃醋了呀,难怪路小恵说他是同性恋,看来不假了。

    “小溪,你听我说,这凌楚乔不是什么好鸟,他妈妈是插足别人的小三,他外公贪污远走美国,而他自己风流成性却只喜欢男人,你和他在一起不会幸福的,而我……而我们交往了这么久了,我对你怎么样你是知道的?你害怕结婚,没有关系,我们一辈子都谈恋爱,我会好好地爱你,要是希望有个孩子,我们就去孤儿院领养一个…………”

    路小溪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只看到方天琪嘴巴一张一合地说个没完没了,和那乌鸦一样聒噪,“说够了没有?”

    “够……够了,”方天琪见路小溪不为他说动,便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框,调整了一个姿势,痴痴地凝望着她白皙如玉的脸庞。

    路小溪的目光不由自主地瞥向了凌楚乔他们,心也跟着飞了过去,这两个人聊什么聊得那么起劲,会不会在说她路小溪呢,她可是刚刚‘插足’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呢。

    “小溪,是小恵勾引我的,我把她当成了你,所以才情难自禁的,”这一次方天琪的话成功吸引了路小溪的注意力,“我保证以后都不会和她来往了,别的我不求,就是求小溪你别离开我,不然的话我……我生不如死啊。”

    看到方天琪如此心痛的样子,路小溪忍不住要给他喝彩,这演技估计马教主都不及他方天琪一半的功力吧。

    路小溪忍住心里的恶心,起身要走,可是手腕被方天琪给一把抓住了,“小溪,你别走,你听我说……”

    正当方天琪苦苦求着路小溪的时候,路小恵冲了进来,二话不说端起方天琪面前的咖啡浇在了路小溪的头上,刹那间,路小溪觉得自己全身的血液都冲向了脑门,眼前是灰蒙蒙一片,可是她依然能看看得清路小恵此时愤怒的神色。

    “贱人,抢我老公!”

    路小恵的话一出口,咖啡厅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在了路小溪的脸上,满满都是对她的谴责和对路小恵的同情。

    凌楚乔满面寒霜地走了过来,冷冷地对方天琪说道,“你知道她是个神经病还不把她送进医院去?这样出来咬人是不对的,万一伤着别人,活活被人打死了都不知道。”

    这番话立刻扭转乾坤,旁观者的目光里只剩下对路小恵的同情。

    方天琪歉疚地朝路小溪望了一眼,然后拉着路小恵往外走,任由她怎么挣扎怎么怒骂都没有松手。

    凌楚乔拿起桌上的擦手巾仔仔细细地替沉默的路小溪擦去头上和脸上的污迹,然后带她出门,推着她上了车,等车子一发动,路小溪才沉沉地叹了一口气,说道,“好端端的人怎么就和疯狗似地乱咬人呢?流年不利啊!”

    “想去哪儿?”凌楚乔正漫不经心地开着车子,就等着她说话了。

    “回家!”她还能去哪儿,身上乱糟糟地估计去哪儿都会被人当成神经病吧,她好歹也是路氏集团的大小姐,平时陪路老爷子吃饭的时候,也蹭过财经杂志版面的。

    凌楚乔转了方向盘,一路往西而去,经过一个高档小区的门禁之后,车子开进了地下室。

    等车子停了,路小溪才回神过来,茫然地望着陌生的环境,问道,“这是哪里?”

    “上去就知道了。”凌楚乔锁好车门,拉着路小溪上了他的专属电梯,一直到了二十楼,打开指纹锁之后,从鞋柜里拿了一双崭新色的白色拖鞋给路小溪。

    “凌楚乔,这是你家?”路小溪本能地抗拒进去,她感觉自己被拐进贼窝了,便郑重其事底重复道,“我说我要回我自己的家。”